Site Overlay

海外网评:巴勒斯坦“最强”反击,效果几何?

海外网评:巴勒斯坦“最强”反击,效果几何?

当地时间5月19日,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在会议上讲话。(图片来源:新华社)

当地时间5月19日深夜,在与巴勒斯坦各派别举行紧急会议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宣布,巴勒斯坦从即日起停止履行与以色列以及美国签署的所有协议,以及基于这些协议的所有义务,包括安全义务。阿巴斯强调,此举旨在反对以色列吞并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的计划。从切断联系到停止履约,巴勒斯坦与美国、以色列之间的对抗快速升级,巴以紧张局势将进一步加剧。

核心利益遭到挑战,是巴勒斯坦做出如此激烈反应的根本原因。5月18日,在历经了一年半的政治僵局和混乱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终于宣誓就任以色列新总理。根据内塔尼亚胡与以色列蓝白党领导人甘茨达成的联盟协议,7月1日起,以色列将依据美国提出的巴以和平“世纪协议”对包括约旦河谷在内的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实施主权。《以色列时报》20日刊文称,阿巴斯认为,以色列这一举动“废除”了《奥斯陆协议》,正是该协议巩固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地位,确立了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在约旦河西岸与加沙地带实施自治,并开启了巴以和平进程。可以说,美国和以色列的这种私相授受的行为,直接破坏了解决巴以问题的“两国方案”的基础。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孙德刚认为,以色列将约旦河西岸非法犹太人定居点变为合法占领的行为,以及美国支持以色列根据“世纪协议”侵占巴勒斯坦土地的行为,都是巴勒斯坦不能接受的,决定终止履行协议是巴勒斯坦在现阶段能采用的最强烈的反制举动。

不过,以当前的巴以局势来说,巴勒斯坦很可能难以阻止以色列实施吞并计划。阿巴斯在讲话中表示,巴勒斯坦将立即加入各个国际组织,并签署多个国际协议,以此在巴以和平进程“垂死之际”争取国际社会承认巴勒斯坦国,推动建国的目标,并增强其国际地位。孙德刚表示,在美国高度偏向以色列的情势下,巴勒斯坦希望通过国际社会向美以施压以反制以色列侵吞约旦河西岸土地,可能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事实上,自2010年“阿拉伯之春”暴发以来,阿拉伯国家内部事务、反恐战争和打击伊斯兰国等议题逐渐上升为中东的主要问题,巴以问题逐渐被边缘化。在这种局面下,本就失衡的巴以力量对比迅速放大。同时,尽管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国家因为历史和宗教原因,依然会表示支持巴勒斯坦,但实际上包括沙特等在内的不少国家已经将巴勒斯坦问题放在次要位置,使巴勒斯坦实际上处于“孤军作战”的境地。孙德刚认为,正是因为中东局势出现了变化,才令以色列在美国的强力支持下更加肆无忌惮地侵害巴勒斯坦合法权益,而作为弱者的巴勒斯坦却几乎没有什么有效的反制手段。

巴以对抗的升级,将对当地局势产生严重负面影响。阿巴斯在讲话中提到巴方停止履行“安全义务”,表明巴方决意中断与以色列和美国的安全合作。目前,巴以安全部队在巴控制的约旦河西岸地区有长期合作,维持当地治安。巴勒斯坦也与美国中央情报局有情报合作协议,共享反恐情报。一旦巴方停止履行“安全义务”,这意味着约旦河西岸将出现安全真空,巴内部哈马斯、杰哈德等激进派别可能对以色列进行报复。孙德刚认为,巴以在约旦河西岸以及加沙地带和以色列交界处爆发新摩擦的可能性会上升,不排除局部地区局势出现失控的情况。

不过,在巴以问题边缘化的现实之下,巴以冲突可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整个中东局势产生影响。孙德刚表示,中东国家、特别是海湾阿拉伯国家近年来因为伊朗问题,实际上与以色列形成了心照不宣的“准联盟”。在这种情况下,未来巴以间的摩擦将局限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地区,特别是约旦河西岸地区、东耶路撒冷地区、加沙地区等等,不大可能再度演变为整个阿拉伯世界与以色列之间的全局性摩擦。(聂舒翼)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点击“海外网评”,读懂中国与世界。

责编:聂舒翼、毛莉